工党放大招:欲狂砸750亿英镑用于新建社会住房,各党派纷纷跟进,这些承诺能兑现吗?

0
71
查看人数

随着英国大选竞选活动逐渐进入白热化阶段,各个党派之间的火药味也越来越浓,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在了民众们最关注的领域和话题。

之前,各党派宣传的重点似乎都集中在医疗、福利、安全和环保上面,作为与民众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住房领域,大家似乎都保持了高度沉默的默契,即使偶尔谈起,也是一笔带过,不愿往深里说。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英国的住房危机现状太严峻,没有人敢轻易承诺在住房问题上会有所建树,毕竟,历史的教训都摆在那里。

然而,就在今天,工党科尔宾率先打破沉默,宣称自己要解决英国的住房问题,并愿意为此掏出“天价”的资金支持。

一、工党祭出大杀器

在介绍工党的住房新政之前,我们先来为大家做一个关于英国新建住房来源的科普:一般来说,英国的新建住房有三种来源:地方政府住房(Council house)、住房协会福利房(housing associations homes)以及私人建造的住房。

地方政府住房是由英国地方政府建造的公共住房,包含许多市政住宅和配套设施;住房协会福利房是指由一些非盈利性的组织建造的社会住房,主要帮助那些没有能力买房子的人群,这些协会组织受国家监管并接受公共资金;私人建造的住房就是我们平常说的由各个开发商建造的商品房等,它们是英国每年新建住房的主力军。

前面两类住房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社会福利住房,在英国要申请社会福利住房是有条件的,而且即使你满足申请人群的条件,并不意味着你就可以享受到福利住房了。因为“僧多粥少”的缘故,申请人一般都要排在一份长长的“等候名单”中,至于何时能够住进去,就看你的造化了。

所以,以往面对英国日益严峻的住房危机时,社会福利住房纯属“杯水车薪”,扮演着那种“只闻其声,从未见其人”的角色。而就在今天,科尔宾在伯明翰发表的所谓工党竞选“希望宣言”中,将解决英国的社会福利住房短缺问题作为了“杀手锏”

工党在它的大选宣言中,将这份计划称之为为“几十年来改变我们国家最激进、最雄心勃勃的计划”。其中包括向国民健康保险制度(NHS)提供更多资金、提高工人时薪、创造100万个“绿色工作”、为所有人提供免费宽带、对石油业征收暴利税、将铁路和能源等行业纳入国有以及向高收入人群征税和借贷来应对气候变化等。

在所有这些计划中,毫无疑问,最重磅的就是工党发誓将启动一项自二战以来最大的社会福利住房建设计划并为其提供资金。具体内容包括:在未来五年里,将拨款750亿英镑,用以每年新建10万套地方政府住房以及5万套住房协会福利房

据了解,英国上一次在一年内建造超过10万套地方政府住房还是在1977年,此后,这一数字逐年递减,到了今天更是有点“名存实亡”的感觉。根据官方发布的数据显示,在2018年至2019年期间,只有6,287套廉租房新建而成,这是自1921年以来的第二低水平。

在这份颇有争议且充满“激进主义”的宣言中,工党表示,如果他们在12月12日的大选中赢得多数席位,将用这笔资金来“修复英国的社会结构”。 其实早在2017年,工党在竞选时就承诺每年为10万户居民提供社会福利住房,只不过今年这个数字提高到了15万。

科尔宾发言称:“住房应该是为多数人准备的,而不是为少数人提供的投机机会。我决心创造一个让工人阶级和年轻人能够住进负担得起的福利住房的社会。”

住房慈善机构庇护所对工党的提议表示欢迎,其首席执行官波莉·尼特说:“工党的计划将会改变这个国家的住房。(工党)承诺建造这样规模的社会福利住房,如果得到落实,将比任何其他单一措施更能结束住房危机的现状,并为目前没有住房的数十万人提供新的、负担得起的安全住房。”

影子住房部长约翰·希利也表示:“我们正在谈论一个社会福利住房的新时代。它的意义在于,这项计划能够再次为那些陷入租房困境的年轻人提供购买住房的机会。”

当被问及每年建造15万套社会福利住房的资金从何而来时,工党影子财政大臣约翰•麦克唐奈(John McDonnell)表示,将动用社会转型基金(social transformation fund)(工党提出的将由政府借贷成立的基金,共计1,500亿英镑)中的一半资金来落实这项计划。言外之意,假如工党上台,政府就算借钱也要修社会福利住房给民众住。

对于工党的计划,很多人质疑他们是在搞“噱头”,因为这项住房计划从资金来源处就很难实施。

对此,科尔宾表示:“他会竭尽全力实现自己的计划!但前提是先要当选。“

其实,工党突然在住房领域如此“出重拳”也是迫不得已。大选竞选已经过去两周了,眼看着保守党的民调支持率与日俱增,不断拉大与工党的差距,科尔宾心里当然着急。

而且,在昨天刚刚结束的与鲍里斯的电视辩论中,科尔宾又因为脱欧立场不明确被鲍里斯抓住痛脚一阵猛攻,在这样一场被定义为“脱欧的大选”中,工党因为种种原因无法明确表态支持脱欧还是留欧,本就已经落后于人,再不找机会突围,大选中可就没机会了。

所以,这次科尔宾将战场聚焦在了保守党执政期间并未有太大改善的住房问题上,不惜加重码试图将选民的视线由脱欧转移到民生问题上,希望把住房问题作为突破点,复现2017年的“黑马奇迹”。

策略不可谓不成功,毕竟,对于英国的年轻人和庞大的租房而居的人群来说,拥有属于自己的住房一直是梦中的奢望。

眼见科尔宾此举有“大获民心”的征兆,包括保守党在内的其他党派也纷纷效仿,在住房领域开始发力。

二、其他党派纷纷跟进

在工党拿住房问题作为重点工作进行大肆宣扬、收割民心之际,之前在住房政策中“语焉不详”的保守党首先坐不住了,也针对性的提出了属于自己的住房新政。

不同于工党在社会福利住房方面的“天马行空”,保守党更注重于推动私人住宅建设和完善住房体系改革上面

鲍里斯宣布,如果保守党继续执政,将在未来出台一系列帮助首次购房者的措施,并推动私人住宅建设,承诺在未来5年内建造100万套住房

保守党宣称,他们将不会像工党那样,在未来使用国家资金来建造房屋,而是通过制定更好的政策,鼓励开发商们建造更多的房屋,以此来解决英国的住房危机

除此之外,保守党还承诺将推出一种新的长期固定利率抵押贷款该贷款只需要5%的首付款,就可以帮助租房者们购买到他们人生中的第一套房子

另外,保守党政府还将创建一项“购房打折”计划,即首次购房者能够在他们所在地区的新建房屋上获得30%的房价折扣

除了实打实的买房优惠政策,保守党还承诺将实施一项名为“终身押金”(lifetime deposit)的计划,该计划旨在解决那些频繁更换房东的租房者押金退还的烦恼,在更换房子后,租客们不必再为支付新房的押金而苦恼,之前租的房子的押金会自动转移至新租的房屋押金账户上,这一政策被认为是对“无过错驱逐”的现有承诺的补充。

鲍里斯表示:“保守党一直是一个致力于让人民拥有住房的政党,只要2020年保守党能够在议会占据多数席位,我们就能够、也将采取更多行动,确保每个人都能继续前进,实现拥有自己住房的梦想。”

对于鲍里斯的“购房优惠”政策,BBC的经济记者Dharshini David提出了担忧。他认为,降低对抵押贷款借款人还款能力的要求,可能会让政府与英国央行发生冲突。

除了保守党之外,其他党派在住房问题上也不甘落后。

自由民主党亦发布宣言称,假如自民党能够入住唐宁街10号,他们承诺将在未来五年内,每年建造30万套住房,其中包括10万套社会福利住房

自民党的这个承诺堪称“狮子大张口”,其定下指标直接是把保守党和工党的承诺“合二为一”,在私人住宅建设方面直逼保守党,在社会福利住房方面又向工党无限靠近。

最近在环保领域频频刷存在感的绿党,也在他们的宣言中宣布,每年将额外建造10万套地方政府住宅,以满足社会福利住房的需求。

那么,在工党一纸宣言将大选竞选的战场突然转移到住房领域之后,各个党派做下的这些承诺究竟是“有的放矢”还是“天方夜谭”呢?

三、豪言恐难兑现

想要解答这个问题,我们不妨先看看过去几十年里,英国每年新建住房的数量和构成。

往前追溯40多年,你会发现英国每年有超过10万套的新建地方政府住房,但随着时间推移,这一数量越来越低;而住房协会福利房在任何一年内的新建数量都没有超过5万套;至于私人建造住房,则一直处于稳定发展的状态,而且近些年来涨势喜人。

如图所示,绿色-地方政府住房,黄色-住房协会福利房,蓝色-私人建造住房。

英国新建房屋

近些年来,英国因为其特殊的世界地位和吸引人才落地的优质资源,人口一直处于稳定增长中,而对比上图你会发现,英国每年新建房屋的总数却越来越少,比之几十年前更是远远不如,无怪乎英国的住房危机日益严重。

据《卫报》报道,在过去的十年里,随着拥有房屋的可能性的减少,租房抚养孩子的英国家庭数量翻了一番,达到近160万。

在英国所有的家庭中,更是有近450万户家庭选择租房,租户的总人数占英国总人口的五分之一。在部分地区,租户比例更高,例如:在朴茨茅斯南部,三分之一的家庭在租房居中;在肯辛顿,有36%的人是租房而住的;在黑斯廷斯和雷丁东部也有着四分之一的选民在租房。

这还是有幸能够租到房的,有些人因为负担不起房租或找不到房源只能选择“露宿街头”。据统计,在2018-19纳税年度,英国的地方议会花费了近11亿英镑为无家可归的家庭提供着临时住所,这一财政支付金额在过去五年里增长了78%。

面对如此严峻的住房形势,各个住房领域的专家们屡次呼吁政府采取行动。

英国住房慈善机构Shelter的首席执行官Polly Neate称,目前有逾110万户家庭在等待买房中,这一结果“令人无法容忍”。

NHF首席执行官Kate Henderson表示:“住房危机正对英国数百万人造成灾难性影响,如果我们要结束危机,每年需要新建34万套住房,其中要包括14.5万套社会福利住房。”

英国特许住房协会(Chartered Institute of Housing)则呼吁实施一项10年计划,每年建造14.5万套经济适用房,其中要包括9万套社会廉租房

看了这些数据,大家也就明白各个党派关于住房政策中的目标数据是从何而来的了。那么,既然保守党和工党针对住房危机,都提出了相应对策和施政目标,那么,他们有可能实现这个目标吗?

答案可能没有大家想的那么乐观。

首先,社会福利房的建设目标恐难以实现。要增加社会福利住房的新建数量,就得依靠地方政府和各住房协会。由于近些年来,地方政府相关部门人力不足,缺乏长期规划,外加英国在住房建设的管控和审批方面又相当严格,新建住宅的效率自然就会低下,能难如工党设想的立马做到“高产”。

而想要改变这一现状,必须得想办法提高地方政府的规划能力和人才储备,但这一过程又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时间慢慢沉淀。既然地方政府住房“靠不住”,那么住房协会能否扛起大旗?

虽然住宅协会在最近几年一直扛着英国社会福利住房的大旗,但受限于其非营利性组织的特质,想要在短时间内让住宅协会“增产”无异于“拔苗助长”,在缺乏一个明确的住房交付计划的大前提下,住宅协会也只能“打打辅助”。

其次,建筑工人和土地储备远远不够。据英国建筑商联合会(Federation of Master Builders)的一项调查报告显示,熟练工人短缺是阻碍英国建造更多新房的重要因素之一。FBM表示,建筑业严重依赖欧盟工人,该行业有近十分之一的工人来自于欧盟国家,如果未来英国脱欧,很可能会进一步加速建筑工人的流失,届时工人短缺的问题会更加严峻。

在土地储备方面,英国的国土面积本来就不大,更别说大部分人都聚居在首都伦敦附近,这就导致热门城市可供新建住房的土地储备越发“促膝见肘”。

就拿伦敦来说,目前可用作房产开发的土地储备量非常有限,一区目前除了九榆树那块还在搞重建扩张,基本上已经没有能够用于建造新房的地方。而且对于地方政府来说,有土地的还能在其所有的土地上进行社会福利房的建造,那些没有土地的地方政府,又去哪里找地建房呢?

  • Young building worker on knees installing kerb on the road

最后,专项资金恐难以如期到位。俗话说得好,“无钱寸步难行”,这条铁律也同样适用于英国政府。据有关报道,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由于政策和资金缺乏的影响,政府部门曾经不得不放弃很多大型住房建设项目,而这些项目曾经都被某个政党“信誓旦旦”地宣传过。

无论将来是保守党执政,还是工党上台,英国的经济体量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而现在既然没法拿出太多的资金用于解决住房危机,将来工党上台想要借到750亿英镑用于盖房,实现的难度可想而知有太大。

综上所述,英国的住房危机在短时间内是没有办法得到彻底而有效解决的。而那些大家普遍认为能够解决住房问题的措施,例如:放宽规划审批条件、提供住房专项资金、提升行业生产力、培养建筑人才、鼓励模块化创新、通过税收鼓励民众参与建设以及提高土地利用率等等,无一不需要时间。

所以,无论是保守党还是工党,要解决英国的住房问题,都必须领会“治大国如烹小鲜”的要旨,只有静下心来、遵循市场规律,不以短期收获政绩为目的,才有可能真正让所有人实现“有房可住”的理想。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